对于学前儿童,除了游戏和语言之外,我们更应该教育他们如何控制情绪与自我防护——智来时代幼教行业数据报告专家研讨会

2018-05-25 16:41:21

对于学前儿童,除了游戏和语言之外,我们更应该教育他们如何控制情绪与自我防护——智来时代幼教行业数据报告专家研讨会

全文2571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随着“全面二胎”政策的实行及《民促法》落地,幼教逐渐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并受到社会大众的关注。尤其今年接连多起虐童案的发生,更是将产业的管理与发展问题推上风口浪尖。

12月28日智来时代以“幼儿教育行业监管体制研读及数据标准建立”为主题,邀请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专委会、中小学专委会、培训专委会教育培训政策研究专家朱建新、北京欣乐土教育创始人杨瑛、和一阳光创始人梁海平、重庆涵之教育总裁王潇、未来大脑教育集团董事王宇、网易教育总经理邱亚菊、河北省霸州市太阳幼儿园园长冯佳、北京泰乐益教育副总裁孙毅、雪松湾创始人、CEO李文建、国家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幼教频道执行总编董力汇聚一堂并从多方视角参与讨论,回顾行业的过去,并深入探讨幼教产业高速发展中的问题与未来方向。

首先,要作一个定义,所谓的幼教行业,是面向0~6岁婴幼儿教育服务的产业。

幼教产业的上游是以生产面向幼教行业各类材料以及师资培训;中游就是提供幼教服务的场所设施,包括幼儿园、培训机构、托育机构和早教中心。中游还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0~6岁的亲子园类中心,主要是辅导家长对孩子进行早期教育,一个是面向2~6岁儿童的学前教育,这一阶段一般是家长与孩子分离,孩子跟随幼师在幼儿园学习。

特邀嘉宾朱建新致辞:中国如今的幼教行业,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首先,让我们从政策、进入门槛和行业竞争格局来看,中国如今的幼教行业,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1997年,国务院发布了《社会力量办学条例》,首次明确了国家鼓励社会力量办学的态度,办学的性质是非营利性,国民办幼儿园的数量占比从1997年的13%提升到了2007年的60%,但是大部分民办企业已经按照盈利性组织办学。

2016年10月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通过了人大常委会的三审,民办教育企业可以选择营利性办学。《民办教育促进法》自2017年9月1日开始实施,私人幼儿园正式可以以公司制盈利性的模式来运作,资本可以流入。

最新的格局是:教育部门办幼儿园、集体办、民办幼儿园分别占24%、6.1%和66.4%。私营幼儿园是主流,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截至 2016 年末我国民办幼儿园 15.4万家、占幼儿园总数 64%,民办幼儿园在园人数 2438 万人,占幼儿园在园人数55%。

政策的放开,直接导致了幼儿园数量的井喷,但相应的,质量良莠不齐,差异巨大。

如今教育工作者,对幼教行业发展态势最大的疑惑无外乎两点:幼教行业是否已处于爆发期?以及资本如今入局幼教行业,还有哪些机会?

智来时代联合创始人孔玮:幼教加盟模式从来不是一纸批文就能决定的

“目前幼教行业处于快速扩张的阶段,资本的热乱、管理的粗放、服务的简陋、人才的匮乏等问题都会出现,且很难避免”。

“随着国家政策的跟进,未来普惠园的爆发是一定的”。至于资本的切入点,“更多地是下沉到县、乡,一线城市新开民办高端幼儿园的机会将越来越少”。

目前幼儿园与家长的沟通更多的是家长被动配合行为,缺乏信任和理解。

智来时代CEO邢炼:内容和服务也将成为资本入局幼教的两大机会

从整体情况看,幼教行业的一级市场投融资呈现两大特点:

1.投资级别提升,中后期项目成为投资趋势

2.产业资本+专业投资机构竞相涌入,新的教育产业并购基金涌现。

资本完全可以深度挖掘平台上沉淀的海量数据,从内容和服务的角度打开市场。

"其实针对于幼儿园360度无死角的实时监控技术已相当完善",但内容与服务的不足,可能会使得园所设置一些障碍,这就需要资本的助力,去打破这些人为阻隔”。

目前中国幼教市场品牌过度分散,没有形成垄断性品牌,也没有真正意义上幼教市场垄断性的品牌,这些幼儿园的发展模式,以直营、加盟、合作联营、托管等方式为主。

幼教市场是一个利润可观的市场,对于幼教品牌总部来讲利润来源有两块:第一部分是直营幼儿园的业绩收入,这占到整个企业总部的近6-7成,还有将近3-4成的利润来源于加盟品牌授权业务收入和衍生的玩教具教辅材料收入。

所以如何适时进入幼教行业,如何跑马圈地,如何建立政策下的特色办学,都成为了眼下最要紧的话题,学前教育蓝皮书的产生,也是基于快速了解和解决这些问题而应运而生。

群策群力,研读幼教发展趋势

我们怎么编撰这本报告?

未来幼儿教育领域的政策风向会怎样?

热钱最敏锐,资本对幼教行业的热度趋势如何?

幼教在赚钱这件事上做的怎样?

幼教在花钱这件事做得怎样?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匹配上了吗

结合上面的数据,我们对未来怎么看?

从C端家长的角度来讲,一二线城市的家长最希望孩子在3-6岁之间能有一个良好成长期,希望孩子在幼儿园里能够有足够好的伙食,能够足够安全健康的成长,同时能够多一些动手动脑的DIY活动,这是家长考量的标准。而三四线城市的家长,往往过于功利,总是希望孩子能够在幼儿园里多学习,多记住几个字,多会读几个英文单词,多背一些古诗名句。

对于跨界企业投资幼儿园,有以下四个方面的益处,第一是幼儿园营业收入,第二是幼儿园用户的数据资源,第三个是幼儿园+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流量,第四是未来资本化运作带来的高溢价收入。

要进入幼儿园行业,首先要有合格的经营场所。意味着你要有一块地,根据规定,要求原则上附近一公里没有幼儿园、必须自由或者租期超过3年的土地,人均面积不低于1.5平方米(可包括空中操场),园内绿化(含垂直绿化)面积不低于用地面积的25%,还要有环境、噪音、消防等要求。这个拿地要求其实不低,能拿到的算是幸运。

上述选址通过各部分通过后,需要教育主管申请办理许可证,由教育主管部门民办学校设置委员会对申请办学机构的办学条件、设施进行实地查询、评估、复核。由于评价体系并不完善,这里面弹性很大,根据市场反馈,幼儿园的牌照一般市民并不好拿。

因为大部分家长只会把孩子送往3公里以内的幼儿园,所以幼儿园为地域垄断性行业,一线城市,基本已经全被占满了,入园率达到90%以上,而三四线城市总体仍然是不规范、无牌经营幼儿园扎堆的地方。

对于学前儿童,除了游戏和语言之外,我们更应该教育他们如何控制情绪与自我防护。

当幼师被定位为暂时糊口,照顾孩子生活、简单和孩子玩耍的职业,这样人员问题就不会解决,这不仅仅是提高工资就能解决的问题,更需要改变的是观念。

幼教行业出现了一个现象——“学前教育越火热,有些教育机构越容易存在急功近利的心态,在学前专业人才筛选上把关不严,培育培养上急躁取巧,很难静下心来做教育。”

-- END --


线上活动

线下活动